传播国学经典

养育华夏儿女!

辽史:列传·卷九

作者:脱脱等 全集:辽史 来源:网络

  室昿 耶律贤适 女里 郭袭 耶律阿没里

  室昿,字梦奇,南京人。幼谨厚笃学,不出外户者二十年,虽里人莫识。其精如此。会同初,登进士第,为卢龙巡捕官。太宗入汴受册礼,诏昿知制诰,总礼仪事。天禄中,为南京留守判官。应历间,累迁翰林学士,出入禁闼十余年。保宁间,兼政事舍人,数延问古今治乱得失,奏对称旨。上多昿有理剧才,改南京副留守,决讼平允,人皆便之。迁工部尚书,寻改枢密副使,参知政事。顷之,拜枢密使,兼北府宰相,加同政事门下平章事。乾亨初,监修国史。统和元年,告老,不许。进《尚书·无逸篇》以谏,太后闻而嘉奖。二年秋,诏修诸岭路,昿发民夫二十万,一日毕功。是时,昿与韩德让、耶律斜轸相友善,同心辅政,整析蠹弊,知无不言,务在息民薄赋,以故法度〖 dù〗修明,朝无异议。八年,复请致政。诏入朝免拜,赐几杖,太后遣阁门使李从训持诏劳问,令常居南京,封郑国公。初,晋国公主建佛寺于南京,上许赐额。昿奏曰:“诏书悉罪无名寺院。今以主请赐额,不惟违前诏,恐此风愈炽。”上从之。表进所撰《实录》二十卷,手诏褒之,加政事令,赐帛六百匹。九年,荐韩德让自代,不从。上以昿年老苦寒,赐貂皮衾褥,许乘辇入朝。病剧,遣翰林学士张干就第授中京留守,加尚父。卒,年七十五。上嗟悼,辍朝二日,赠尚书令。遗言戒厚葬。恐人誉过情,自志其墓。

  耶律贤适,字阿古真,于越鲁不古之子。嗜学,有大志,滑稽玩世,人莫之知。惟于越屋质器之,尝谓人曰:“是人当国,天下幸甚。”应历中,朝臣多以言获谴,贤适乐于静退,游猎自娱,与亲朋言不及时事。会讨乌古还,擢右皮室详稳。景宗在藩邸,常与韩匡嗣、女里等游,言或刺讥,贤适劝以宜早疏绝,由是穆宗终不见疑,贤适之力也。景宗立,以功加检校太保,寻遥授宁江军节度〖 dù〗使,赐推忠协力功臣。时帝初践阼,多疑诸王或萌非望,阴以贤适为腹心,加特进同中书门下平章事。保宁二年秋,拜北院枢密使,兼侍中,赐保节功臣。三年,为西北路兵马都部署。贤适忠介肤敏,推诚待人,虽燕息不忘政务。以故百司首职,罔敢偷惰,累年滞狱悉决之。大丞相高勋、契丹行宫都部署女里席宠放恣,及帝姨母、保母势薰灼,一时纳赂请谒,门若贾区。贤适患之,言于帝,不报;以病解职,又不允,令铸手印行事。乾亨初,疾笃,得请。明年,封西平郡王,薨,年五十三。子观音,大同军节度使。

  女里,字涅烈衮,逸其氏族,补积庆宫人。应历初,为习马小底,以母忧去。一日至雅伯山,见一巨人,惶惧走 。巨人止之曰:“勿惧,我地祇也。葬尔母于斯,当速诣阙,必贵。”女里从之,累迁马群侍中。时景宗在藩邸,以女里出自本宫,待遇殊厚,女里亦倾心结纳。及穆宗遇弑,女里奔赴景宗。是夜,集禁兵五百以卫。既即位,以翼戴功,加政事令、契丹行宫都部署,赏赉甚渥,寻加守太尉。北汉主刘继元闻女里为上信任,遇其生日必致礼。

  女里素贪,同列萧阿不底亦好贿,二人相善。人有毡裘为枲耳子所着者,或戏曰:“若遇女里、阿不底,必尽取之!”传以为笑。其贪猥如此。保宁末,坐私藏甲五百属,有司方按诘,女里袖中又得杀枢密使萧思温贼书,赐死。

  女里善识马,尝行郊野,见数马迹,指其一曰:“此奇骏也。”以己马易之,果然。

  郭袭,不知何郡人。性端介,识治体。久淹外调。景宗即位,召见,对称旨,知可任以事,拜南院枢密使,寻加兼政事令。以帝数游猎,袭上书谏曰:“昔唐高祖好猎,苏世长言不满十旬未足为乐,高祖即日罢,史称其美。伏念圣祖创业艰难,修德布政,宵旰不懈。穆宗逞无厌之欲,不恤国事,天下愁怨。陛下继统,海内翕然望中兴之治。十余年间,征伐未已,而寇贼未弭;年谷虽登,而疮痍未复。正宜戒惧修省,以怀永图。侧闻恣意游猎,甚于往日。万一有衔橛之变,搏噬之虞,悔将何及?况南有强敌,伺隙而动,闻之得无生心乎?伏望陛下节从禽酣饮之乐,为生灵社稷计,则有无疆之休。”上览而称善,赐协赞功臣,拜武定军节度使,卒。环亚文学网

  耶律阿没里,字蒲邻,遥辇嘲古可汗之四世孙。幼聪敏。保宁中,为南院宣徽使。统和初,皇太后称制,与耶律斜轸参预国论,为都统。以征高丽功,迁北院宣徽使,加政事令。四年春,宋将曹彬、米信等侵燕,上亲征,阿没里为都监,屡破敌军。十二年,行在多盗,阿没里立禁捕法,盗始息。先是,叛逆之家,兄弟〖xiōng dì〗不知情者亦连坐。阿没里谏曰:“夫兄弟〖xiōng dì〗虽曰同胞,赋性各异,一行逆谋,虽不与知,辄坐以法,是刑及无罪也。自今虽同居兄弟,不知情者免连坐。”太后嘉纳,着为令。致仕,卒。

  阿没里性好聚敛,每从征所掠人口,聚而建城,请为丰州,就以家奴阎贵为刺史,时议鄙之。子贤哥,左夷离毕。

  论曰:景宗之世,人望中兴,岂其勤心庶绩而然,盖承穆宗醟虐之馀,为善易见;亦由群臣多贤,左右弼谐之力也。室昿进《无逸》之篇,郭袭陈谏猎之疏,阿没里请免同气之坐,所谓仁人之言,其利溥哉。贤适忠介,亦近世之名臣。女里贪猥,后人所当取鉴者也。

关键词:辽史,列传

解释翻译
[挑错/完善]

  室昿,字梦奇,南京人。幼时谨慎笃厚,好学,二十年足不出户,即使是同乡人也不认识〖rèn shi〗他。其精诚如此。

  会同初年,登进士第,任卢龙巡捕官。太宗入汴京受册礼,诏令室昿为知制诰,总管礼仪事务。天禄年间,任南京留守判官。应历年间,累迁翰林学士,出入宫廷门户十余年。保宁年间,兼任政事舍人,皇上多次向他请教询问古今之治乱得失,奏答很合皇上旨意。皇上看中室昿有治理繁难事务的才能,改任他为南京副留守,判决案件公平合理,大家都觉得〖felt〗很适意。迁任工部尚书,不久〖shortly〗改任枢密副使、参知政事。不久〖shortly〗,拜为枢密使,兼北府宰相,加同政事门下平章事。乾亨初年,监修国史。

  统和元年(983),请求告老还乡,不许。他呈上《尚书?无逸篇》以进谏,太后得知后很是嘉许。二年(984)秋,诏令修筑各山岭道路,室昿征发民夫二十万,一个月就修完了。当时,室昿与韩德让、耶律斜轸相交好,同心辅政,整治公害和积弊,知无不言,力求轻徭薄赋,使百姓得到休养生息,因此〖therefore〗法度修明,朝廷中没有人持异议。

  八年(990),又请求辞官归田,诏令入朝免予朝拜,赐给坐几和手杖,太后派阁门使李从训携带诏书前往慰问,让他一直住在南京,封为郑国公。当初,晋国公主在南京建佛寺,皇上允诺赐给匾额。室昿上奏说“:诏书中曾说对于无正当理由而建的寺院要一律降罪。现在因为公主的请求就赐给匾额,不仅〖bù jǐn〗违背了先前所颁的诏书,恐怕滥建寺院之风气将愈演愈烈了。”皇上从之。上表呈进所撰《实录》二十卷,皇上亲诏书褒奖他,升为政事令,赐给帛六百匹。

  九年,推荐韩德让代替自己〖zì jǐ〗,皇上不从。皇上因为室昿年老畏寒,赐给貂皮被褥,特准乘辇车入朝。室昿病重,皇上派翰林学士张干到府中去授予他中京留守之职,加号尚父。不久去世,终年七十五岁。皇上叹息悲悼,为之停止上朝二日,追赠尚书令。室昿遗言严禁厚葬。又恐怕他人撰写墓志铭时称誉言过其实,自己〖zì jǐ〗做了墓志铭。

  耶律贤适,字阿古真,于越鲁不古之子。酷爱〖ài〗读书,心存大志,圆转顺俗,玩世不恭,不为人所了解。只有于越屋质器重他,曾经对人说:“此人若能当政,天下就太幸运〖桃花运〗了。”

  应历年间,朝臣大多因为上言遭贬谪,耶律贤适甘于默默地隐退,游玩打猎,想方设法让自己快乐,与亲戚朋友交谈也不涉及时政。适逢讨伐乌古回来,提升为右皮室详稳。景宗为藩王时,经常与韩匡嗣、女里等交游,有时上言讥刺朝政,贤适劝他应当早些疏远断绝时政,因此〖therefore〗穆宗始终不曾猜疑景宗,乃是得力于贤适之功。

  景宗即位,因功升为检校太保,不久遥授宁江军节度使,赐为推忠协力功臣。当时皇上初登帝位,颇怀疑诸人心存非分之想,便暗中以贤适为心腹,升为特进中书门下平章事。保宁二年(970)秋,拜为北院枢密使,兼侍中,赐为保节功臣。三年(971),任西北路兵马都部署。贤适忠诚耿介,优雅敏捷,以至诚之心待人,即使是休息时心中也不忘政务。因此他所辖百司之正职官员,都不敢偷懒,多年积下的案件都判决下来了〖老弟〗。

  大丞相高勋、契丹行宫都部署女里倚仗恩宠恣意妄为,又有皇上的姨妈、保姆仗势欺人。一时之间行贿的、请托的,门庭若市。贤适深以为患,上奏于皇上,皇上不回复;他借口有病请求去职,又不准,命他打按手印管理〖guǎn lǐ〗政事。乾亨初,病重,得以从其所请解职。次年(972),封为西平郡王,逝世,年五十三岁。子耶律观音,大同军节度使。

  女里,字涅烈衮,亡失其氏族来由,补为积庆宫人。应历初年,担任习马小底,因为母丧去职。一天,女里来到雅伯山,见到一个巨人,女里惊恐万状,掉头就跑。巨人拦住他,说:“不要〖压嘛碟〗怕,我乃是地神。将你的母亲下葬到这里,然后赶紧赴朝堂拜谒圣上,一定会显贵。”女里依他所言而行,累官至马群侍中。

  当时景宗为藩王,因为女里出身于本宫,待他特别好,女里也尽心结纳。及至穆宗被害,女里赶赴景宗处。当夜,聚集禁兵五百护卫。景宗即位之后,女里因为拥戴之功,升为政事令、契丹行宫都部署,赏赐十分丰厚,不久升任守太尉。北汉主刘继元得知女里为皇上宠信任用,每逢他的生日总是送来礼物。

  女里一向贪财,同僚萧阿不底也好收受贿赂,两人十分相投。有人穿着用粆麻子衬里的毡裘,别人调侃他说:“如果遇上女里、阿不底,肯定会全都给你剥走了!”一时传为笑谈。其贪鄙一至于此。

  保宁末年,因为私藏甲胄五百种获罪,有司审问他时,又从他袖中得到杀害枢密使萧思温的贼人的书信,被赐死。

  女里擅长辨识马匹,他曾经在野外行走,看见几处马迹,指着其中一种说:“这是奇特骏马。”用自己的马将它换来,那马果然是匹难得的神骏。

  耶律阿没里,字蒲邻,遥辇嘲古可汗四世孙。幼时聪明机敏。

  保宁年间,任南院宣徽使。统和初,皇太后执政,阿没里与耶律斜轸参预国家大计,担任都统。因为征讨高丽有功,迁任北院宣徽使,加政事令。四年(986)春,宋将曹彬、米信等人侵犯燕地,皇上亲征,阿没里担任都监,多次击败敌军。十二年(994),皇上行宫多贼盗,阿没里设立禁捕法,盗贼这才止息。

  在此之前,叛逆者之家,兄弟不知情者也遭连坐。阿没里上谏说“:兄弟尽管称为同胞,然而〖rán ér〗秉性各不相同,其中一人行叛逆之事,别人即使不知情,也仍要以法治罪,这是刑罚及于无罪之人了。希望〖xī wàng〗从今以后,即使是同居之兄弟,不知情者也能免予连坐。”太后嘉许其建议并加以采纳,将它写成法律条文。阿没里此后不久即辞官,去世。

  阿没里生性喜好聚敛财富,每当随从征讨之时所俘掳的人口,都将他们集中起来建为城池,请求立为丰州,就便以家奴阎贵担任刺史,时论鄙薄之。子贤哥,左夷离毕。

相关阅读
你可能〖would〗喜欢〖enjoy〗
  • [辽史] 辽史:列传·卷四十二
  • [辽史] 辽史:列传·卷三
  • [辽史] 辽史:列传·卷三十三
  • [辽史] 辽史:列传·卷十六
  • [辽史] 辽史:本纪·卷一
  • [辽史] 辽史:志·卷十一
  • [辽史] 辽史:列传·卷三十四
    ”仇保兴提出的设想是,把房地产税变成一个组合税,至少分四个税种,即消费税、空置税、转让税、物业税,依据不同的情况施策,增加征收的合理性。
    以时任新加坡〖Singapore〗中华〖Chinese nation〗总商会会长、着名爱〖ài〗国侨领陈嘉庚先生为代表的南洋各界同胞,组成了“山东惨祸筹赈会”,举行了声势浩大的声援和捐赈集会〖jí huì〗。
    他说,政府同时也打算在即将〖is about〗来临的国庆庆典〖qìng diǎn〗上正式推介上述两种官方(替代)服装。
    业主心雄反价 二手市场胶着受市场缺盘及业主叫价日益强硬拖累,二手交投表现〖performance〗继续反覆。
    虽然是被迫转型,但这却促使了华人经济〖economic〗的进一步发展。
    牛熊交易室表示,家庭〖family〗部门在房价高位加杠杆已经〖yǐ jing〗成为〖Become〗当前热点楼市高温不退的重要〖important〗特征。
    报名时考生本人须持中国〖zhōng guó〗驻外使(领)馆出具的取得在外国长期或永久居留权的公证书或认证书以及中华〖Chinese nation〗人民共和国护照参加报名。
    且深圳〖shēn zhèn〗市规划和国土资源委员会从未批准过类似“鸽子笼”住宅户型,今后将依法依规严格审查,确保住宅户型设计符合国家省市的建筑设计规定及规範。
  • [辽史] 辽史:本纪·卷十一
  • [辽史] 辽史:列传·卷三十二
  • [辽史] 辽史:列传·卷十
用户评论〖comment〗
挥一挥手 不带走一片云彩
最新推荐

国学 国学经典 古诗词大全 诗词名句 诗人大全 成语大全 国学知识 古诗词鉴赏 手机版 关于本站 免责声明 联系〖links〗我们 qq群:33670928

copyright 2016-2019 http://www.qc31.net/ all rights reserved. 环亚文学网 版权所有〖all〗

皖icp备16011003号 皖公网安备 34160202002390号 投稿:[emailprotected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