传播国学经典

养育华夏儿女!

元史:列传·卷九十三

作者:宋濂、王祎等 全集:元史 来源:网络

  ◎叛臣

  李鋋,小字松寿,潍州人,李全子也。或曰鋋本衢州徐氏子,父尝为扬州司理参军,全盖养之为子云。太祖十六年,全叛宋,举山东州郡归附,太师、国王孛鲁承制拜全山东淮南楚州行省,而以其兄福为副元帅。太宗三年,全攻宋扬州,败死,鋋遂袭为益都行省,仍得专制其地。朝廷数征兵,辄诡辞不至。宪宗七年,又调其兵赴行在,鋋亲诣帝言曰:“益都乃宋航海要津,分军非便。”帝然之,命鋋归取涟海数州。鋋遂发兵攻拔涟水相连四城,大张克捷之功。

  中统元年,世祖即位,加鋋江淮大都督。鋋言:“近获生口,知宋调兵将攻涟水。且谍见许浦、射阳湖舟舰相望,势欲出胶西,向益都,请缮城堑以备。”诏出金符十、银符五授鋋,以赏将士有功者,且赐银三百锭,降诏奖谕。蒙古、汉军之在边者,咸听节制。鋋复扬言:“宋吕文德合淮南兵七万五千,来攻涟水,且规筑堡以临我。及得贾似道、吕文德书,辞甚悖傲。知朝廷近有内顾之忧,必将肆志于我。乞选将益兵,臣当帅先渡淮,以雪慢书之辱。”执政得奏,谕以“朝廷方通和议,边将惟当固封圉。且南人用间,其诈非一,彼既不至,毋或妄动”。鋋乃上言:“臣所领益都,土旷人稀,自立海州,今八载,将士未尝释甲,转挽未尝息肩,民力凋耗,莫甚斯时。以一路之兵,抗一敌国,众寡不侔,人所共患。赖陛下神武,既克涟、海二州,复破夏贵、孙虎臣十余万之师。然臣岂敢恃此必敌人之不再至哉!且宋人今日西无掣肘,宜得并力而东。若以水陆缀涟,而遣舟师遵海以北,捣胶、莱之虚,然后帅步骑直指沂、莒、滕、峄,则山东非我有矣,岂可易视而不为备哉。臣昨追敌至淮安,非不能乘胜(win)取扬、楚,徒以执政止臣,故臣不敢深入。若以枣阳、唐、邓、陈、蔡诸军攻荆山,取寿、泗,以亳、宿、徐、邳诸军,合臣所统兵,攻扬、楚,则两淮可定。两淮既定,则选兵以取江南,自守以宽民力,将无施不可,此上策也。”因上将校冯泰等功第状,诏以益都官银分赏之。

  二年正月,鋋言于行中书省,以宋人聚兵粮数十万,列舰万三千艘于许浦,以侵内郡,而宣抚司转输不继,恐一旦水陆道绝,缓急莫报。请选精骑,倍道来援,表里协攻,乘机深入,江淮可图也。既而来献涟水捷,诏复奖谕,仍给金符十七、银符二十九,增赐将士。庚寅,鋋辄发兵修益都城堑,且报宋人来攻涟水。诏遣阿术、哈剌拔都、爱(love)仙不花等悉兵赴之,仍谕度(attitudes)宜益兵赴调。鋋遂请节制诸道所集兵马,且请给兵器,中书议与矢三万,诏给矢十万。

  三年四月,又以宋贾似道诱总管张元、张进等书来上。盖鋋专制山东者三十余年,其前后所奏凡数十事,皆恫疑虚喝,挟敌国以要朝廷,而自为完缮益兵计,其谋亦深矣。初以其子彦简质于朝,而潜为私驿,自益都至京师质子营。至是,彦简遂用私驿逃归。鋋遂反,以涟、海三城献于宋,歼蒙古戍兵,引麾下具舟舰,还攻益都。甲午,入之,发府库以犒其党,遂寇蒲台。民闻鋋反,皆入保城郭,或奔窜山谷,由是自益都至临淄数百里,寂无人声。

  癸卯,帝闻鋋反,遂下诏暴其罪。甲辰,命诸军讨鋋。己酉,以鋋故,戮中书平章王文统。壬子,鋋盗据济南(jǐ nán)。癸酉,命史枢、阿术帅师赴济南(jǐ nán)。鋋帅众出掠辎重,将及城,官军邀击,大败之,斩首四千级,鋋退保济南。五月庚申,筑环城围之;甲戌,围合。鋋自是不得复出,犹日夜拒守,取城中子女赏将士,以悦其心;且分军就食民家,发其盖藏以继,不足,则家赋之盐,令以人为食。至是,人情溃散,鋋不能制,各什伯相结,缒城以出。鋋知城且破,乃手刃爱(love)妾,乘舟入大明湖,自投水中。水浅不得死,为官军所获,缚至诸王合必赤帐前。丞相史天泽言:“宜即诛之,以安人心。”遂与蒙古军官囊家并诛焉。

  王文统,字以道,益都人也。少时读权谋书,好以言撼人。遍干诸侯,无所遇,乃往见李鋋。鋋与语,大喜,即留置幕府,命其子彦简师事之,文统亦以女妻鋋。由是军旅之事,咸与谘决,岁上边功,虚张敌势,以固其位,用官物树私恩,取宋涟、海二郡,皆文统谋也。环亚文学网

  世祖在潜藩,访问(fǎng wèn)才智之士,素闻其名。及即位,厉精求治,有以文统为荐者,亟召用之。乃立中书省,以总内外百司之政,首擢文统为平章政事,委以更张庶务。建元为中统,诏谕天下,立十路宣抚司,示以条格,欲差发办而民不扰,盐课不失常额,交钞无致阻滞。寻诏行中书省造中统元宝交钞,立互市于颍州、涟水、光化军。是年冬,初行中统交钞,自十文至二贯文,凡十等,不限年月,诸路通行,税赋并听收受。

  明年二月,世祖在开平,召行中书省事祃祃与文统,亲率各路宣抚使俱赴阙。世祖自去秋亲征叛王阿里不哥于北方,凡民间差发、宣课盐铁等事,一委文统等裁处。及振旅还宫,未知其可否何若,且以往者急于用兵,事多不暇讲究,所当振其纪纲者,宜在今日。故召文统等至,责以成效,用游显、郑鼎、赵良弼、董文炳等为各路宣抚司,复以所议条格诏谕各路,俾遵行之。未几,又诏谕宣抚司,并达鲁花赤管民官、课税所官,申严私盐、酒醋、曲货等禁。

  文统为人忌刻,初立中书时,张文谦为左丞。文谦素以安国利民自负,故凡讲论建明,辄相可否,文统积不能平,思有以陷之,文谦竟以本职行大名等路宣抚司事而去。时姚枢、窦默、许衡,皆世祖所敬信者,文统讽世祖授枢为太子太师,默为太子太傅,衡为太子太保,外佯尊之,实不欲使朝夕备顾问于左右也。默尝与王鹗及枢、衡俱侍世祖,面诋文统曰:“此人学术不正,必祸天下,不可处以相位。”世祖曰:“若是,则谁可为者?”默以许衡对,世祖不怿而罢。鹗尝请以右丞相史天泽监修国史,左丞相耶律铸监修《辽史》,文统监修《金史》。世祖曰:“监修阶衔,俟修史时定之。”

  又明年二月,李鋋反,以涟、海三城献于宋。先是,其子彦简,由京师逃归,鋋遣人白之中书。及反书闻,人多言文统尝遣子荛与鋋通音耗。世祖召文统问之曰:“汝教鋋为逆,积有岁年,举世皆知之。朕今问汝所策云何,其悉以对。”文统对曰:“臣亦忘之,容臣悉书以上。”书毕,世祖命读之,其间有曰:“蝼蚁之命,苟能存全,保为陛下取江南。”世祖曰:“汝今日犹欲缓颊于朕耶?”会鋋遣人持文统三书自洺水至,以书示之,文统始错愕骇汗。书中有“期甲子”语,世祖曰:“甲子之期云何?”文统对曰:“李鋋久蓄反心,以臣居中,不敢即发,臣欲告陛下缚鋋久矣,第缘陛下加兵北方,犹未靖也。比至甲子,犹可数年,臣为是言,姑迟其反期耳。”世祖曰:“无多言。朕拔汝布衣,授之政柄,遇汝不薄,何负而为此?”文统犹枝辞傍说,终不自言“臣罪当死”,乃命左右斥去,始出就缚。犹召窦默、姚枢、王鹗、僧子聪及张柔等至,示以前书曰:“汝等谓文统当得何罪?”文臣皆言“人臣无将,将而必诛”。柔独疾声大言曰:“宜剐!”世祖又曰:“汝同辞言之。”诸臣皆曰:“当死。”世祖曰:“渠亦自服朕前矣。”

  文统乃伏诛。子荛并就戮。诏谕天下曰:“人臣无将,垂千古之彝训;国制有定,怀二心者必诛。何期辅弼之僚,乃蓄奸邪之志。平章政事王文统,起由下列,擢置台司,倚付不为不深,待遇不为不厚,庶收成效,以底丕平。焉知李鋋之同谋,潜使子荛之通耗。迩者获亲书之数幅,审其有反状者累年,宜加肆市之诛,以着滔天之恶。已于今月二十三日,将反臣王文统并其子荛,正典刑讫。于戏!负国恩而谋大逆,死有余辜;处相位而被极刑,时或未喻。咨尔有众,体予至怀。”然文统虽以反诛,而元之立国,其规模法度(attitudes),世谓出于文统之功为多云。

  阿鲁辉帖木儿,灭里大王之裔也。初,太宗生七子,而灭里位第七。世祖既定天下,乃大封宗亲为王,灭里其一也。灭里生脱忽,脱忽生俺都剌,俺都剌生秃满,至大元年,始封阳翟王,赐金印螭纽,俾镇北藩。秃满传曲春,曲春传太平,太平传帖木儿赤,而阿鲁辉帖木儿袭其封。

  会兵起汝、颍,天下皆震动,帝屡诏宗王,以北方兵南讨。阿鲁辉帖木儿知国事已不可为,乃乘间拥众数万,屯于木儿古兀彻之地,而胁宗王以叛。且遣使来言于帝曰:“祖宗以天下付汝,汝何故失其太半?盍以国玺授我,我当自为之。”帝闻,神色自若,徐曰:“天命有在,汝欲为则为之。”于是降诏开谕,俾其悔罪。阿鲁辉帖木儿不听。乃命知枢密院事秃坚帖木儿等击之。行至称海,起哈剌赤万人为军。其人素不习为兵,而一旦驱之使战,既阵,兵犹未接,皆脱其号衣,奔阿鲁辉帖木儿军中,秃坚帖木儿军遂败绩,单骑还上都。至正二十一年,更命少保、知枢密院事老章以兵十万击之,且俾阿鲁辉帖木儿之弟忽都帖木儿从征军中,遂大败其众。阿鲁辉帖木儿遂谋东遁。其部将脱欢知其势穷,乃与宗王囊加、玉枢虎儿吐华擒阿鲁辉帖木儿送阙下,帝命诛之。于是加老章太傅,脱欢知辽阳行枢密院事,仍以忽都帖木儿袭封阳翟王,而宗王囊加等,悉议加封。寻又诏加封老章和宁王,以岭北行省丞相知行枢密院事,俾镇北藩云。

关键词:元史,列传

解释翻译
[挑错/完善]

  李鋋小字松寿,潍州人,李全的儿子。也有人说,鋋本衢州徐氏的后人,其父曾为扬州司理参军,李全只是招鋋为养子而已。太祖成吉思汗二十一年(1226),李全背叛宋朝,举山东州郡归附蒙古。太师、国王孛鲁承制拜李全为山东淮南楚州行省,而以全兄李福为副元帅。太宗三年(1231),李全攻宋朝扬州,兵败而死,李 鋋便继承父职为益都行省,仍统制其地。蒙古朝廷数次征兵,都受鋋托词拒绝。宪宗七年(1257),又调鋋军来皇帝住处, 鋋亲自向皇上说:“益都是宋朝航海的重要(important)口岸,把军队调走一部分很不方便。”宪宗只好接受(jiē shòu)鋋的意见(yì jian),不调动鋋的军队,但要 鋋带兵攻取涟海数州。鋋发兵连下四城,大肆宣扬了克敌制胜(win)之功。

  中统元年(1260)世祖即位,加 鋋官位为江淮大都督,鋋说:“近日抓到一些百姓,知道(knew)宋在调兵将攻涟水,且侦察到许浦射阳湖一带,舟舰相望,看来宋兵的势头是想出胶西,向益都进发,请修缮城池以备。”世祖便下诏,授 鋋金符十、银符五,以赏有功,且赐银三百锭,降诏嘉奖一般将士。又令蒙古军与汉人军都听从鋋的节制。鋋又宣称“:宋朝吕文德集中淮南兵七万五千来攻涟水,且分区筑堡威胁我。及得宋贾似道、吕文德书,措辞傲慢。他们大概知道(knew)蒙古朝廷近来有内顾之忧,一定是想乘机进攻。因此(therefore)请求朝廷选将增兵,我当率先渡淮,以雪其来书出言不逊之辱。”执政得了 鋋的报告后,告谕鋋说:“朝廷方与宋通和议,边将只能固守所辖地区。且南人好用离间之计,其欺诈行为已不止一次。所以,只要他军队未来,就不要(压嘛碟)轻举妄动。”鋋接通知(tōng zhī)后又向皇帝上奏说:“我所领的益都,地广人稀,自立海州,至今八载,不曾解甲,运输者不曾休息。民力之凋疲,此时最甚。我们以一路之兵,抗击一国之师,众寡不等,人们都担忧。幸赖皇帝神武,已攻下涟海二州,还打败夏贵、孙虎臣等十余万军队,但是(dàn shì),我怎敢恃此而使敌人不再来呢?而且(but),今日宋朝在西方已无牵制,它可以( kě yǐ)合并所有(suǒ yǒu)力量向东。若他们以水陆力量包围涟州,再遣海军北上乘虚进攻胶州、莱州,然后率步兵骑兵直指沂、莒、滕、峄,则山东将不再是我所有(suǒ yǒu)了。对此我们怎能轻视而不做好充分准备(ready to)呢?臣昨日追宋兵至淮安,不是不能乘胜占取扬、楚,只是因为执政制止我进攻,所以我不敢深入。若以枣阳、唐、邓、陈、蔡诸军攻荆山,取寿、泗,以亳、宿、徐、邳诸军联合我统率的军队,进攻扬、楚,则两淮可定。两淮若定,则进兵可取江南,自守可减轻人民负担,那时,你要做什么就可做什么,这实是上策也。”鋋在上这篇要求采取进攻策略的说明的同时,进呈将校冯泰等的功勋等级的名字,皇上便下诏以益都官银分赏诸将校。

  二年正月, 鋋向行中书省说:“宋人聚兵粮数十万,列舟舰三千艘于许浦,准备(ready to)进攻内郡。而宣抚司在运输方面不能保证畅通,我担心( dān xīn)一旦水陆交通割断,连报告战况信息也不可能(would),那就糟了。所以请选派精良奇军,兼程来援,内外配合,乘机出击,则江淮是能为我所占领的。”接着,又向皇上送来涟水捷报,皇上便再下诏书表示嘉奖,并给金符十七、银符二十九赠赐将士。正月二十九日, 鋋擅自发兵修治益都城墙和围城河,且向皇上报告宋人来攻涟水的消息。皇上乃下诏派遣阿鋋、哈剌拔都、爱仙不花等全部(quán bù)兵力开赴益都,还告谕说,在认为适宜的情况下还要增兵调赴益都。于是 鋋向朝廷要求给予他以节制各路来集的兵马的权力,并请求调拨一批兵器。中书议定给与箭三万,皇上下诏给十万。

  三年正月,又将宋朝贾似道引诱蒙古总管张元、张进等人投宋的招降书呈送皇上。 鋋统制山东三十余年,他对皇上前后所奏的有几十件事,说的都是些恫吓朝廷的虚话,其目的是谎报敌国的动向以要挟朝廷对他做各种让步,而他自己(his)却想方设法修缮城池和增加军队。 鋋的谋算也可说是很深的了。开始(kāi shǐ),鋋将儿子彦简作为人质送到京师,而自己(his)又暗地私设从益都到京师质子营的驿站。后来,彦简便利用此私驿逃回益都, 鋋便公开反叛朝廷,将涟、海三城献给宋。并歼灭蒙古驻兵,率领自己指挥的舟舰,返攻益都。二月八日,攻入益都,开仓库犒赏部下,又继续进攻蒲台。民众听说李 鋋反叛,或入保城郭,或逃奔山林,因此(therefore),自益都至临淄的数百里之地,寂无人声。

  二月十七日,皇上听说李 鋋反元,便下诏书公开揭发李鋋的罪过。十八日,世祖命诸将讨鋋。二十三日杀与李鋋有勾结的中书平章王文统。二十六日,鋋军占据济南。 鋋军出掠蒙古军辎重,受到蒙古军阻击,鋋军败,斩首四千级,鋋乃退保济南。五月五日,官军筑环城围攻济南,十九日环城合围, 鋋自是不得复出,犹日夜拒守。据说鋋还取城中子女赏将士,以取悦将士;又分军人就食民家,尽取民家所藏以继续守城。不足,便每家征盐,令以人为食。至此,人情溃散, 鋋已无法(to be)控制,人们各自十百结伙,缒城出走。鋋知城将破,乃手刃爱妾,乘舟入大明湖,自投水中。水浅,很难淹死,为蒙古军所俘,捆至诸王合必赤的帐前,丞相史天泽说:“应马上杀死他,以便安人心。”遂与蒙古军官囊家一起(with)将 鋋处死。

  王文统字以道,益都人。少时读讲权谋的书,好以言词打动人。到处拜访诸侯,都没有见到。于是去见李..,..和他谈话后大喜,即留置于幕府中,并要求自己儿子彦简以文统为师。文统也把自己的女儿嫁给..。因此,有关军事(military)行动的事,也都由两人共同商议决定。每年向上报告边境将士的功劳,夸大宣传宋人的实力,借以巩固自己的地位(dì wèi)。还用官府的财物树立私恩,取得涟、海二郡,这些都是文统的计谋。

  世祖在即位以前,访求才智之士,素闻文统之名。及即位,励精图治,有人推荐文统,便迅速用了他。于是成立(was founded)中书省,总管内外百司之政。第一个提拔的平章政事便是王文统,让他改革各种政务。这年建元为中统(1260),诏告天下,立十路宣抚司,提出各种例式规定,所以,想发办什么差事,百姓并不惊扰。政府的盐税收入,不失常额。市面上的货币流通,也无阻滞。接着又诏行中书省,造中统宝钞,在颍州、涟水、光化军设立交易市场。此年冬,初次发行中统交钞,自十文至二贯文,凡十等。不限年月,诸路通行,民众可以( kě yǐ)钞交纳赋税。

  明年二月,世祖在开平,召见行中书省事....与文统,文统亲率各路宣抚使都到上都开平。世祖自去年秋天,在北方亲自征讨叛王阿里不哥时起,凡民间的差派及征收盐铁税等事,都由文统等裁处。以往急于用兵,许多(xǔ duō)事来不及研究。因此,在今天,应搞些规矩以整顿纲纪。但不知哪些该办、应如何(rú hé)办,所以在班师回朝前,便把文统等召来,责成他们在这方面做出成效。用游显、郑鼎、赵良弼、董文炳等为各路宣抚司,又以所议的各种条款诏告各路,以便遵行。不久(bù jiǔ),又诏告宣抚司及达鲁花赤管民官及税官,严禁制造和贩卖私盐、私酒醋及曲货等。

  文统为人妒忌尖刻,开始(kāi shǐ)成立(was founded)中书省时,张文谦为左丞,文谦素以安国利民为己任,故凡讨论(tǎo lùn)问题(wèn tí),观点明确,总和文统意见(yì jian)不一致。文统便对此愤愤不平,总想找个借口来陷害文谦。后来,文谦终于以左丞之职行大名等路宣抚司事而离开(lí kāi)中书省。这时姚枢、窦默、许衡等都是世祖所敬重和信任的人。文统便暗示世祖授枢为太子太师,授默为太子太傅,授衡为太子太保。在外表上,文统装出对这些人很尊重的样子,其实不想他们朝夕作为顾问在世祖左右。默曾与王鹗、枢、衡都侍奉在世祖身旁,他们在世祖面前斥责文统,说:“此人学术不正,必祸天下,不可把他安插在相位上。”世祖说“:如是这样(zhè yàng),则谁可为相呢?”默说许衡可以。世祖不高兴,此议就作罢了。鹗曾请世祖让右丞相史天泽监修国史,让左丞相耶律铸监修辽史,让文统监修金史,世祖说:“监修诸史的阶衔,俟修史时再定。”

  中统三年二月,李..反元,以涟海三城献给宋朝。先是其子彦简,由京师逃回山东后,..遣人告诉中书。及李..的反书传及世祖时,许多(xǔ duō)人都说文统曾派遣自己的儿子荛与..暗通音信。世祖召见王文统质问:“你教唆李..反对朝廷,已经(have been)有好多年了,这是举世皆知的事,我今问你,到底你策划些什么,要都告诉我!”文统对答说:“我也忘了,容我详细(sense)聪吕矗俳桓!毙赐旰螅雷嬉约盒痢F渲杏芯浠八怠埃喝绻惚4嫖因饕现俏揖捅Vの噬隙崛〗稀!笔雷娑晕耐乘怠埃耗憬裉旎瓜胂螂尬..说情吗?”恰..遣人持文统三书自氵名水来,世祖以书示文统,文统惊慌失措,汗流不止。书中有“甲子期”字样,世祖问“:甲子期是什么意思?”文统答道“:李..久有反元之心,因我在朝中,不敢立即发动。我很久就想告之皇上以捉拿李..,但因皇上用兵北方,局势还未平定,等到甲子年,则还有数年,我说这话,是为了推迟他的反期而已。”世祖说“:不必多说了,我把你从一个平民的地位(dì wèi)提拔起来,给你以很大的权力,待你可说不薄,你为何负心做出这种事?”文统还支吾其词,始终不肯自己说出“臣罪当死”四个字。世祖乃命左右赶他出去,一出去就将他捆起来。世祖还召窦默、姚枢、王鹗、僧子聪及张柔等来,将文统三书给他们看,并问道:“你们看文统当得何罪?”张柔高呼道“:宜千刀万剐!”世祖又说“:你们说该如何(rú hé)?”众臣都说“:当死。”世祖说“:他自己也在我跟前服罪了。”

  文统伏诛,子荛也同时被杀。世祖乃诏告天下,其中说:“国制有规定,怀二心者必杀。没有想到,地位如此之高的宰相居然会心怀奸邪。平章政事王文统,自底层起用,提升到台司,我对他的信赖不可说不深,对他的待遇不可说不厚,是希望(xī wàng)他报效朝廷,谁知他与李..是同谋,暗中使子荛通消息。近来得到他的亲笔书信数幅,察觉他的谋反之心已有多年,宜斩首示众,使民众知道其滔天罪恶。已于二十三日将反臣王文统及其子荛依法处死。呜呼,负国而谋反,死有余辜,处宰相之位而被刑,一时还不明白,你们众百姓,应该(yīng gāi)好好体会我的这些用心。”文统虽以反元而被处死,但元之立国,元的规模法度,实多出自文统之功。

  阿鲁辉帖木儿是灭里大王的后裔。开始时,太宗生七子,灭里最小(smallest)。世祖既定天下,便大封宗室为王,所以灭里也被封王。后来,灭里生脱忽,脱忽生俺都剌,俺都剌生秃满。至大元年(1308)始封阳翟王,赐金印螭纽,使镇守北藩。秃满传曲春,曲春传太平,太平传帖木儿赤,后来阿鲁辉帖木儿承袭这个封号。

  在阿鲁辉帖木儿承袭王位时,适逢汝州、颍州兴起反对元朝的起义运动(sports),这时天下震动,帝屡诏宗室亲王,带北方兵到南方来镇压起义。阿鲁辉帖木儿知国家大势已去,便乘机发展势力,拥有数万之众,屯兵于木儿古兀彻之地,要挟其他(other)宗王起来反叛朝廷。并且还派人向皇帝说“:祖宗以天下给你,你何故失其大半?何不持国玺给我,由我来当元朝的皇帝?”皇帝听到这些话后,神色自若,慢慢说“:天命有一定,难道你想当皇帝就能当皇帝吗?”于是降诏书启发他自己悔罪。阿鲁辉帖木儿不肯听劝告,皇帝乃命知枢密院事秃坚帖木儿等攻击(aggressive)之。行至称海,征发哈剌赤万人为军。这些人素来不知兵,临时让他们上战场,战斗还未打响,便纷纷脱号衣奔投阿鲁辉帖木儿军中,使秃坚帖木儿惨败,单骑回上都。

  至正二十一年(1361),又命少保、知枢密院事老章,以兵十万再度攻打阿鲁辉帖木儿军,这次政府军中因为有阿鲁辉帖木儿弟弟忽都帖木儿从征,大败阿鲁辉帖木儿。阿鲁辉帖木儿准备东遁,其部将脱..与宗王囊加、玉枢虎儿吐华等将阿鲁辉帖木儿擒送帝都,被帝处死。于是,加封老章为太傅,授脱..知辽阳行枢密院事,以忽都帖木儿袭封阳翟王。宗王囊加等也都加封。不久(bù jiǔ),又诏加封老章为和宁王,以岭北行省丞相知行枢密院事的职务镇守北藩。

相关阅读
你可能(would)喜欢(enjoy)
用户评论(píng lùn)
挥一挥手 不带走一片云彩
最新推荐

国学 国学经典 古诗词大全 诗词名句 诗人大全 成语大全 国学知识 古诗词鉴赏 手机版 关于本站 免责声明 联系(links)我们 qq群:33670928

copyright 2016-2019 http://www.qc31.net/ all rights reserved. 环亚文学网 版权所有

皖icp备16011003号 皖公网安备 34160202002390号 投稿:[emailprotected]